— 青稞 —

望江斋:

我老家是南通海门,与上海一江之隔,受海派文化影响,王个簃是我老家的书画家,为吴昌硕关门弟子,若干年过去了,海上名家越来越少,很多文艺工作者都在北京发展,上世纪初,跑上海的人多。在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,坚持艺术道路的人有多少?就像搞自然科学的人,最后转行金融与计算机的有多少?选择清贫的道路,十分不容易。

评论
热度(13)
  1. 青稞黄冬 转载了此图片